悟空书屋

第一百零九章害怕悲剧重演我的命中命中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青鸟看着井九。

    井九说道:“不要看我,与我无关。”

    童颜看着青鸟。

    青鸟口吐人言:“不要看我,与我无关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就连井九也望向青鸟。

    这里是青天鉴里的幻境,万事均与你有关。

    青鸟说道:“我是鉴灵,不是规则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隐约有深意,她没有说透,留给井九与童颜自己琢磨。

    井九没有就此事再发表任何意见,对童颜说道:“继续。”

    不管是破劫还是度劫,面对或者放弃,那都是墨公自己的选择。

    先前他落下那枚黑棋的时候,天空落下一道闪电,这时候轮到童颜了。

    童颜望向风雪深处,沉默了会儿,用三根手指捉起一颗白棋摆到了棋盘上。

    青鸟走到棋盘上,把右爪扒了扒那颗白棋,让位置摆的更正些,抱怨说道:“怎么还是像小时候那么笨?”

    童颜面无表情说道:“如果我笨,那你算什么?”

    很明显童颜与青鸟以前便相识,而且还很熟悉,井九并不在意,拈起一枚黑棋放下。

    童颜落子。

    井九再落。

    两只手不停落下。

    棋盘上的棋子渐渐变多。

    青鸟在其间行走,脚步轻盈,就像跳舞一样。

    这画面很好看。

    但回音谷外、那些现实世界里的修行者看不到。他们也看不到皇宫里落下的风雪,还有那些不时落下的雷电。他们只能看到青鸟看到的。很明显这是青鸟刻意为之,她不想墨公遇到天劫的事情被外面的人知晓,尤其是白真人。

    现实世界里的修行者们知道楚国都城的局势很紧张。但这十余天里,他们已看遍了青天鉴里的世事变化,沧海桑田,城头变幻王旗,这些事情已经很难影响他们的心情,他们只是想看这一局棋。

    只是偶尔听到画面深处传来的低沉而压抑的轰隆声,让他们有些好奇如此风雪天为何会有雷鸣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井九与童颜的这局棋与当年棋盘山上的那局棋并不相同。

    那局棋被称为惊天一局,是因为双方在棋枰上杀意凛然,每落一子,天地便会生出感应,风起雨落,雷电交加。

    今日皇宫里有风雪也有落雷,棋局本身却极平稳而缓和,甚至可以称得上是淡然。

    水是什么味道没有人能说清楚,也没有几个人能品出这局棋的妙处。

    井九与童颜随意地落着子,回音谷外的人们一脸茫然,完全看不明白他们在下什么。

    只有雀娘盯着天空里的画面,小脸微红,身体微晃,如饮烈酒。

    片刻后,她的脸色又瞬间变得苍白起来,仿佛喝多了酒,想要呕吐。

    她是连续数次梅会棋战第一,公认的棋道最强者,只有她能看懂井九与童颜的棋。

    她震撼地发现,井九与童颜的棋力竟然已经远胜当年。

    向晚书苦笑无语,心想自己也算知棋者,今日竟是只能通过雀娘的反应来判断当前局面,真是可笑至极。

    很多修行者也反应了过来,井九与童颜落棋之后,他们不再徒劳地苦苦思索,而是第一时间望向雀娘。

    回音谷外,只见无数人头在天空与雀娘之间来回转动,画面与当年梅会棋战有些相似,却更加滑稽有趣。

    雪亭里的棋局已经进入了中后段,雀娘的反应越来越少,人们已经很难从她的表情判断出局势。

    她盯着天空里的画面,鼻翼微张,明显紧张至极,脸色由苍白再次转回微红,眼神也由惘然变成坚定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那几名太监还在等着消息。

    宫外的沧州死士与混在人群里的谍子也都在等消息。

    皇宫禁严,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风雪里,柳十岁撑着伞,看着广场里的墨公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陛下喊自己看什么,但既然皇宫里只有此人,那便来看看。

    黑衣男子确实很强,境界深不可测,如果想对陛下不利,他是拦不住的,只怕两招便会被杀死。

    问题在于,你站在雪里做什么呢?莫不是个白痴?

    柳十岁想到自己忘了很多事情,也算是个白痴,不禁又对此人生出些同情。

    墨公当然不是白痴,他是这个世界上境界最高的人,也是这个世界里最有智慧、最仁义的人。

    智慧是很好的东西,仁义也是很好的东西,但二者兼具,有时候选择便会变得无比困难。

    墨公现在就面临着这样的选择,所以才会沉默了这么长时间。

    他今日来楚国皇宫是应靖王世子之邀,同时也是想帮一把少岳。

    天下大势初定,秦、赵、楚三国最强。

    如果这三个国家能保持现在的均势,战火便难再起,亿万黎民便能平安地活下去。秦国与赵国不需要担心,那位暴戾的太子与那位阴郁可怕的九千岁不会犯任何错误,唯独是楚国这个白痴皇帝让他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他担心楚国皇帝并非真的白痴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就在楚国朝局最平稳的时候,那个白痴皇帝忽然下旨令靖王世子进京。

    这是不惜冒着内战的风险,也要趁乱重夺大权吗?

    如此手段可以说是大胆疯狂至极,哪里是白痴能做出来的?

    于是,他带着满身风雪而至,要为了天下杀了这个皇帝。

    谁能想到,就在这种最关键的时刻,他忽然明悟了一丝天机。

    当时青鸟在天空里飞过,在他的心里与雪地上留下些凌乱的爪印。

    他抬头望天,隐约看到了另一方世界。

    这灰暗的、落雪的天空仿佛并非真实,似乎……可以用剑斩开?

    就在墨公心里生出这个念头的瞬间,雪空开始落雷。

    他现在面临着一个选择。

    拔剑向天。

    还是。

    转身弑君。

    他知道就在不远处的殿侧雪亭里,皇帝与靖王世子正在下棋。

    雪空不停落下雷电,轰隆的巨响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闪电有的如柱,有的如丝,落在他的四周,积雪被融化,裸露出来的青石焦黑处处,迸出石屑,生出裂痕。

    墨公手扶剑柄,眼里渐生决然。

    看到这幕画面,柳十岁不再停留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雪亭棋局进入到了最后的阶段。

    柳十岁撑着伞回到亭畔,对井九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风雪骤消,雷电不再生起。

    井九沉默了会儿,拈起一颗棋子放到棋盘上,说道:“我赢了。”

    雪宫静寂无声。

    回音谷外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童颜静静看着他,没有在他眼里看到任何喜悦,只有一抹倦意与遗憾。

    井九很少会有这样的情绪。

    他因何事而倦?

    又是为谁遗憾?

    鞋踏深雪,吱吱作响。

    墨公走进了宫门。

    童颜坐在轮椅里,沉默不语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井九看着棋盘说了一句话。

    谁都知道,这句话他是说给墨公听的。

    “稍后当你回首往事的时候,希望你不要后悔此时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每次写一个重要情节的时候,总是害怕自己写不好,甚至不敢动笔,但写着写着,尤其是不停地、奢侈地砍掉大段情节、再做调整后,到最终自己便会满意地无以复加,大道朝天我写的真是喜欢啊。)
    《大道朝天》最新章节更新尽在悟空书屋,请牢记我们的永久网址:Www.wksw.la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